首页 > 励志名言

斗转星移 日月轮回的四季更迭中

2020-05-15 21:47:32佳益部落

斗转星移,日月轮回的四季更迭中,生命的年轮已经环展到了花甲的边缘,经年里的往事大多都随风飘散了。唯有那些像影子一样的东西日夜陪伴不离不弃依旧烙印在心底。连续两次大手术,长时间的麻醉彻底把我的记忆清仓了。出院后我想不起与妻子洞房花烛夜的浪漫,饭后离开餐桌回忆不起哪些食物跑进了肠胃里,就连《锄禾》中“谁知盘中餐”的下句也走出了记忆。然而第一次与文字邂逅的情景却牢牢地链接着我日渐衰退的记忆。往事依稀眼前,仿佛就在昨天。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文字变成铅字可谓是名利双赢。记得第一篇处女作是发表在家乡报纸上的豆腐块文章,内容是即兴而作的一首赞美春天的诗。五元钱的稿酬外加一份报纸。就是这一次报纸上的与文字邂逅让我终生与之相恋至今无悔!

在月薪只有几十元的年代里,工作之余爬格子不但可以赚点微薄的稿费更重要的是感觉精神非常充实。那时喜欢阅读的书籍与教书的职业有直接的关系。尽管夫妻俩工资不高,日子过得捉襟见肘,还是毫不吝啬地慷慨解囊订阅《演讲与口才》、《青年文摘》、《读者文摘》、《中华故事会》、《写作天地》、《中学语文教学天地》等多种月刊、双月刊读物。有时看到刊物中有征稿启示时就斗胆涂鸦大胆参与。那时没有电子版的书籍,投稿时特别谨慎唯恐文中出现几个错别字,用错几处标点被编辑扔到废纸篓里。稿件一旦出现质量问题不但损失掉了几页红格子稿纸,还要亏损一张两角钱的牛皮纸信封外加一元钱的挂号信费。每次投稿后心里都是期待与恐惧并行,期待早一天听到校园的广播室里传出通知取汇款单和书籍的好消息,期待看到同事们那份羡慕的眼神。心里也一直担心着退稿的信件出现在办公桌上,那时虚荣心特别强,有投稿的勇气没有接受退稿的底气。因为我的大作不见小作不断,渐渐地在拥有二百多名教师的中学里有了点小名气,语文教研组里有些年龄与我相仿的老师开始求教于我如何投稿。性格外向的我肆意枪杀了“谦虚”一词,开始与同事们切磋起来,带动大家踊跃投稿。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有幸结识了从家乡走出去的十大文人之一的拉西尼玛大哥。拉西大哥大我一轮,是《内蒙古林业》杂志的蒙文版编辑。酒桌上拉西大哥从别人的恭维中获悉我这个中学语文教师业余时间里喜欢鼓捣点文字,就要求我做《内蒙古林业》汉文版的特约通讯员,主要负责报道家乡这一块有关林业方面的先进人物事迹。

当时正值春天,家乡的国企里几千名职工热火朝天地荒山大造林,我就写了一篇《今日牧场植树忙》,稿子寄出后因为千里迢迢,到了编辑部时汉文版的月刊已经下稿印刷车间了,拉西大哥就把稿子翻译成蒙文,刊登在双月刊蒙文版的《内蒙古林业》上。半个月后收到编辑部寄来的20元稿酬和一本蒙文版《内蒙古林业》。目录上作者署名处用蓝色粗笔圈住的几个蒙文字母显然就是我的名字。直到如今我也无法晓得我的文章究竟翻译成了啥模样,时至今日没有遗憾唯有感谢!后来的岁月里,我不断给这家属于省级专刊投稿,有些稿件受到编辑部的表扬,岁月悠悠,到了网络发达的今日,百度我的名字依旧可以找到《汗水浇出丰收果》、《情系牧场》等时隔久远的稿子。随着年龄的不劳而获,阅历的日益丰盈。我开始尝试写小说、诗歌、散文、杂文、评论、游记、作品赏析。生活中为家乡的人们写各类实用的文章。帮了乡亲们忙的同时自己受益匪浅。找到了写作的乐趣,享受了文字的魅力。